溫暖的陽光叫醒了沉睡

  的花草樹木,也引來了鳥兒在空中跳起了舞蹈,享受寒冬過後的日光浴,一切是那麼的安詳靜謐,溫暖的味道彌散在整個山穀之間。

  在陽光無法光顧的地方卻有一間茅屋,散發著與周圍環境相矛盾的氣氛。它很簡單,簡單到你可以忽視它,但也簡單到你無法無視它的存在。它的主人是一只小鳥,它很漂亮但是卻有些木訥,眼神中透露著單純卻又充滿著疑惑。每天它都會站在窗前欣賞窗外的風景,好像自己已經身處其中,看著他的同伴們自由地飛翔、嬉戲,它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就是其中一員。看著外面的一切它大多時候像是在看一場畫面很美好的電影,很開心,很享受,但是有時候卻會將這美好的一切與自己聯系到一起,莫名的增添了傷感。

喜歡在有溫度的文字裏行走

喜歡在有溫度的文字裏行走,思我所思,想我所想,以我手寫我心!

遙見時光靜美,歲月悠然。惟願未來的日子:落筆書花,詩意年華!於藍藍的天空下,沐一身陽光,盈一袖清風,與“文花”輕舞。這既是伊人最快樂的時光,也是我此生最美麗的時刻!

霧本想必大家已熟悉,無需我再費筆墨去敘述。桃花灼灼的美景,你曾相遇,然而初夏的清新寧靜,可能你不曾體會。與春天的浪漫相比,又有別樣的韻味,初夏與霧本相遇,感受一份輕快淋漓。
我從來不曾想過,自己竟然會跑去北京做一場選美比賽的評判。

十幾年前,中學剛剛畢業,我和幾個好朋友帶了一大疊批判選美的自制傳單跑到一個選美現場,預備一邊散發一邊抗議。結果當然給人趕了出來,只好在門外傻傻地把傳單塞給路人。至於那些會場裏衣冠楚楚的紳士淑女,當然甩也不甩我們,照樣美美地談笑風生。

為什么要抗議?當然是因為選美侮辱女性。我們所有讀過點女性主義的人都知道“女人並非生為女人,而是被造成女人的”(西蒙·波伏娃語)。而這制作女人的主要力量,就是男人的目光了。選美正是依男性目光打造樣板女人的經典示范,一個個女孩想盡辦法曆盡訓練,好把自己裝進男人設計的一套套格子裏,再拼個你死我活,好產生一位所謂“智慧與美麗並重”的佳人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